币安CEO 赵长鹏:二十年后,加密货币将无处不在

头像
聚链网

2022-01-17

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执行长赵长鹏(CZ)近日做客新加坡亚洲新闻台(CNA)旗下访谈节目《InConversation》,接受了CNA执行制片人LinXueling的采访。

在访谈中,CZ谈到了币安最近与监管机构的交涉情况及其所遭受到的阻力,还谈到了相较于传统金融体系而言,加密货币的一些优势与一些针对加密货币的偏见。CZ认为,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应尽最大努力为用户提供加密货币相关教育,并且只需要为那些愿意接受加密货币的人服务。

最后,CZ表示,加密货币的增长趋势是显而易见且不会停止的,在未来,加密货币和币安都将无处不在。《律动BlockBeats》将访谈全文整理翻译如下:

主持人:你认为接受监管这件事跟加密货币所提倡的去中心化、匿名有矛盾吗?

CZ:我不认为有任何矛盾,许多人的观点有点极端,常常会认为监管是非黑即白的。当你运行一个中心化的交易平台的时候,受到监管是有意义的,因为我们是在处理金钱。一是受到监管确实可以保护消费者,如果采用正确的法规,你依然可以鼓励创新,这使我们能够很好地与传统金融系统融合。

主持人:看起来世界上所有主要金融中心的监管机构都对币安最近发生的事情很警惕。他们一直对你们说不,或者你们自己撤回了申请。为什么你没有能说服大型金融中心的监管机构,让他们知道「接受币安」是一个好主意呢?

CZ:首先,我不同意你陈述的东西。我们已经看到了许多有影响力的国家想要与币安合作。我认为一些国家意识到了,加密货币是金融的未来。并且他们还认为,税收部门是其他所有部门的基础。如果你没有坚实的金融部门作为基础,那么,你的其他部门都会没有竞争力,因为你没有正确的交易方式。

所以我们看到了相当多的国家,甚至有一些国家在争相与我们合作,争相吸引我们在他们的国家建立总部。我不能说出具体的名字,但他们都是G7或者G20国家。

我们最近获得了巴林的批准,我们也与杜拜达成了合作,当然还有其他人,不过我不想提前公布。几周后,你会看到更多的国家意识到他们要吸引这个行业。

主持人:巴林、杜拜当然都很不错,但是像纽约、伦敦、法兰克福、新加坡这样的传统金融枢纽呢?是什么阻止了你们在这些地方获得批准?

CZ:举个例子,虽然「币安美国」(BinanceUS)在美国的43个州获得了许可,但是纽约有一项特殊的规定,那就是要求你经过三年财务审计,而BinanceUS刚成立了两年。

在你提到的其他地方,像是英国,我们先前是撤回了申请,但我们改变了这一决定,我们正在与英国的监管机构合作。新加坡是个小市场,但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市场,我们会继续与新加坡合作。

并不是每个国家都已经完全建立了用于加密货币的法规。即便是现在已有的加密货币相关法规,关注的领域也只是一小部分,那就是中心化交易平台。他们并不关注DeFi、NFT、粉丝代币和许多其他东西。

在中心化交易平台中,法规所主要覆盖的,是实名认证(KYC)和洗钱防制(AML)的部分。这些当然很重要,但要是交易平台蓬勃发展并正常运行,还有其他诸如安全、钱包管理之类的事情,还有如何处理客户纠纷,有什么样的上新框架等等,很少有法规谈论这些东西。现有的许多法规其实是从银行法规中借鉴来的,因为监管机构并没有深入接触过加密货币。所以我们正在与全世界各地的国家合作,我们可以与他们分享我们实践得到的东西,让他们了解整个行业。

实际上,越大的国家行动也就越慢,较小的国家实际上通常行动得更快。但现在一些上世界上最大的国家正在关注这个领域,在这些国家中,你通常会看到两种类型。一种非常支持加密货币,他们明白没有加密货币技术或加密货币行业将严重影响自己的发展。另外一种则对加密货币持有保留意见。他们读了一些负面报导,比如像比特币仍在被毒枭使用之类的东西,有不同的看法是很正常的。

我不是说当今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拥有了最好的加密货币法规,这个行业刚刚起步,所以我们通常会花更多的时间在更具有前瞻性或更看好加密货币的地方。

主持人:让我们来谈谈你刚才提到的事情,因为对于那些不是很了解加密货币的人来说,这就是他们经常看到的。你刚才提到加密货币被非法分子和诈骗者滥用于洗钱,你认为监管机构可以采取什么措施,或者你们可以做出什么改变,让非法分子、诈骗者等不再使用加密货币。

CZ:我最近读了一份某个地方的大使转发给我的一份报告,这份报告非常详细,其中提到只有3%的比特币交易与非法活动或有问题的活动有关。这个比例非常小,实际上比法币的比例更低。

我认为许多人并不能理解这个数字,但他们能懂的是,新闻媒体不再报导比特币只被非法分子等群体使用了,因为有行业报告清楚研究过,情况并非如此。

加密货币有许多用例,如果你错过了,整个经济都可能受到影响。通过加密货币,你可以在全球范围内为你的项目筹款。如果你们是一个好的项目,你们有不错的信誉,你们对项目很认真,并且人们了解你,你就可以很轻松地为你们的项目筹集资金,这被称为ICO、IDO、IEO等等。这样要比传统的VC方式容易得多,但是由于太过容易,所以也会遇到很多诈骗者,但对于真正的企业家来说,这是一个他们可使用的工具。

还有NFT,NFT是艺术家在全球范围内通过作品获利的另一种方式。除了区块链,在任何传统领域里都没有这样的机制。如果靠美术馆或者博物馆,你不会得到这样的高的流动性和回报。

主持人:你不认为通过传统的平台进行众筹是一样的吗?

CZ:这不一样,你可以试试。传统的众筹平台通常仅限于一个国家,由于当前法币系统带来的限制,其他国家的用户很难购买或参与。就算人们想支持你的项目,他们也不能很容易地给你200美元。

主持人:是什么在阻止币安全球化?

CZ:我认为真正糟糕的事情是对加密货币实施全面禁令,这是不好的。在我看来,这会对那些地区的经济增长产生长期的负面影响。这是一项新技术,虽然有人将其用于非法活动,但这个比例相当小,要比法币用于非法活动的比例小很多。拥抱这项科技有很多好处,没人能阻止技术革新,世界上有数十亿人,他们将继续创新。拥抱创新对经济发展非常重要,所以任何全面禁止通常都是不好的。

主持人:所以你说风险其实非常小,并且相对于好处来说,被高估了。

CZ:是的,任何行业都存在着风险。今天人们仍然在使用美元购买毒品,但这不意味着美元是不好的;非法分子在某处仍然有银行帐户,但这不意味着银行是不好的。我敢肯定,非法分子都在使用网路,但我们不会为此切断整个网路。我们必须就事论事,我们确实需要解决那些恶意使用者,减少现有的一些问题,但正向的收益是要大得多的。

主持人:之前我们采访了一位经济学家,他认为,当移民工人想将钱转移回家时,使用加密货币会降低许多成本,因为这样可以尽量少地进行交互,并且可以进行非常小额的转帐。

CZ:是的,全球汇款是一个巨大的行业。今天,使用这些服务的成本在10-20%之间。如果一名工人用电汇将300美元寄回自己的家乡来养家糊口,他们会被收取20到30美元的手续费。这些人都不是很富有,但他们都在努力工作,如果想支撑家庭,那么他们必须支付10-20%的手续费,只为了转移资金。而如果使用加密货币,那么最少只需要几美分甚至更少。

主持人:如果我在一家小公司,想要降低支付成本,我应该考虑使用加密货币吗?

CZ:当然。我认为今天的世界要小得多,我们与世界上的所有人一起工作,而不是只和自己国家的人一起工作。当你谈到跨境支付时,传统的法币系统非常昂贵且缓慢。而加密货币则是即时的,并且成本非常低,能使你在国际上更具竞争力。基本上,任何不使用加密货币的企业都会使自己处于不利地位。

主持人:我与一位通过币安投资加密货币的人谈过,他认为这是一种赌博。

CZ:我认为我们应该采用这样一种观点,即加密货币有不同的用户,不同的用户就有不同的目的。就像使用美元的人,他们可能是股票交易者,也有可能是用美元兑换欧元、人民币等货币的货币交易者,更有可能只是用美元进行支付。

在任何行业中,总会有一小群投机交易者,他们若非短期交易者,就是长期交易者。有些人称他们的行为是不好的,有些人则称之为投资。这取决你想做什么,有些人只是用比特币进行支付。就我来说,我从不进行交易,我只是持有着比特币,那是我从2014年持有到现在的。是否将其称为一种赌注取决于你的定义,但是在每个行业中,不同的人使用这种新的技术,新的资产类型用在不同的事情上。

主持人:在证券交易平台投资的人们,往往掌握着更多的知识,银行也在提供建议,有时甚至会检查投资者是否意识到了风险。你认为加密货币交易平台也应该这么做吗?

CZ:我完全同意。我认为加密货币行业需要更多的教育,我们设立了BinanceAcademy,那里有近千个完全免费的影片和文章,提供给人们观看和阅读。我们实际上将那些文章的连结置于网站的各个页面,比如在存款的时候,你能看到嵌入在网站内的文章,内容主要是提示用户要小心哪些安全风险。最近,葡萄牙官方将BinanceAcademy上面的内容转载到了他们自己的网站上,从而进行数位教育,当然这得到了我们的许可。

同时,我们可能是唯一有负责任交易计划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如果我们看到用户快速地赔钱,我们会阻止他们的交易长达48小时,让他们冷静下来。如果他们仍然继续并亏损,那么我们会禁止他们进行交易。在进入币安的某些功能区域之前,人们必须进行测试。我们会问一些非常明确的投资问题,选出正确答案才能进入。

主持人:如果你们要在人们损失太大的时候阻止他们进行交易,他们必须选择正确的答案,才能转移到一些可能不是那么负责任的交易平台,对吗?

CZ:是的,这就是我们的方式,我们尽最大努力教育我们的用户。

主持人:为什么你们不和现有的证券交易平台合作?你有ComputerScience背景,也为东京证券交易平台工作过,你了解传统的证券交易平台。所以你为什么不与他们联系,从而进入主流市场呢,那不是也能解决很多监管问题吗?

CZ:我认为跟他们合作绝对是一个好主意,但我不会说,只要跟他们合作就能解决监管问题。今天在全球各地,关于加密货币的法规都不是完全明确的。我不认为与那斯达克合作就能消除监管顧虑,但我们非常愿意与传统的交易平台合作。

主持人:你不怕他们蚕食你的市场吗?

CZ:不,我认为加密货币领域的参与者越多,对已经进入的人来说都越好。对我们来说,发展这个行业非常重要,这个市场还很年轻,所以我们可以将其扩大到1000甚至10000倍。越多的人参与,这个行业内就会出现越多的机会。如果你是唯一一个参与者,那么你就处于一个错误的行业中。

我相信去中心化交易平台有一天会取代中心化交易平台,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我们也可以与去中心化交易平台合作。我们能够拥抱这项技术,我们拥抱涌现出来的每个人,我们拥抱技术创新,我们拥抱竞争、伙伴关系,我们拥抱所有。

主持人:我们可以在3到6个月内看到币安在伦敦、法兰克福或新加坡获得批准吗?

CZ:老实说,3到6个月是非常短的一段时间,就像法规的变化不那么快一样,他们的想法也不会变化得那么快。从长远来看,我们渴望在任何地方都以完全合规的方式存在。虽然短期上我们并不在你的国家,事实上,我们现在不在大多数国家,但这不意味着我们将来不会在那里。

我预测在未来,5年、10年、20年之后,加密货币将无处不在,币安也将无处不在。

主持人:印度总理莫迪曾说,加密货币宠坏了年轻人,你如何改变这种心态?

CZ:我认为我们不需要改变每个人的心态,世界上有80亿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他们有这样做的自由。我认为,我们只需要为那些接受加密货币的人服务。

我个人认为,加密货币是对我们的金融和行业经济增长最具影响力的技术,这也是为什么我将所有时间都花在这个行业中。我完全相信新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将会是土生土长的「币圈人」,但如果有人无法认同这种观点,那他大可不必在这个行业中花费时间。

身处做出决策位置的人,他们的观点将影响行业的增长和经济的增长以及其他人的生活。我真心希望这些人能将经济发展视为主要驱动力,并改善人们的生活,从而进一步发展当地的经济。

我们看到越来越多人以惊人的速度进入加密货币领域,仅仅在过去几个月,有些地方的加密货币用户增长了300-500%。这个行业在增长,但我们不需要让每个人都进来。

主持人:加密货币与主流相比,规模仍然是很小的,虽然你说增长很迅速,但是原本的规模就不是很大。

CZ:这个行业仍然处于起步阶段。我认为目前在全球,加密货币的采用率在5%左右,这是按持有加密货币的人来算的。如果你用总净值来看,那加密货币的采用率只有0.1%。只有很少数的人会将他们所有的净资产投入到加密货币中。我们也不需要直接达到100%,我们可以从5%到10%,再到20%到80%。而最后的20%可能需要几十年,比如我妈妈,她就不是一个重度加密货币用户,因为她的年龄,而且她甚至不知道怎么用iPhone。

加密货币还处于很早期的阶段,所以规模当然更小,这是很正常的。但是,我认为趋势是显而易见的,加密货币的用户数正在增长,并且是不会停止的,这对我们很重要。

主持人:好的CZ,非常感谢你能接受我们的采访!

聚链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代表任何确定性判断,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风险自担。
微信:yelbtc 请注明来意 | 邮箱:biquanzi@foxmail.com

Copyright © 2018-2022 聚链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0885号-3